好屌色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男寢公廁的單身派對

男寢公廁的單身派對
发布时间:2019-08-02 12:34:51   浏览次数:438

男寢公廁的單身派對

(上篇)



明天本公主就要結婚了,正思考著今晚的單身之夜該怎麼度過



是找小姐妹們一起唱k?還是去酒吧嗨一個晚上?或者在酒店裡搞個派對?



到底選哪個好呢?一時還真拿不定主意。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



我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心裡卻是一驚。



陳彬,這個我自從大學畢業以後,就沒有再聯繫過的前男友,他怎麼會打電

話給我?



我下意識的想要不接,然而事實我卻是鬼使神差的接了起來。



「蕭雅,好久不見,聽說你要結婚了,恭喜啊。」陳彬的聲音一點沒變,聽

起來還是給人一種壞壞的感覺,叫人又喜歡又討厭。



陳彬是我曾經最愛的一個男人,我對他的付出,遠遠超出了一個女人對於一

個男人的付出,就算對現在的未婚夫許亮,也沒有當年對陳彬付出的那麼多,然

而陳彬卻絲毫不懂得珍惜我,還把我從一個純情少女,活脫脫的調教成了一個蕩

婦。



最後把我搞得在大學裡名聲狼藉,一毀校花、優等生的形象,被人在背後議

論紛紛,甚至還有人給我取了一個極為難聽與羞辱的綽號……叫做,男寢公廁。



? ? 對於陳彬的道喜,我並沒有過多的去猜想他是怎麼知道我結婚的消息,而只

是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隨即,我故作冰冷的態度問他,「還有什麼事情?」



? ? 「我也要結婚了。」陳彬道。



「哦,是嘛,那也恭喜你。」不知道為何,聽到陳彬結婚的消息,我竟有些

失落。



「今晚我搞了一個單身派對,想邀請你來參加。」



? ?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



? ? 「你先別忙著拒絕,聽我說詳細了。這次聚會我只邀請了你一位美女,而來

的男性同志,則都是當年在大學寢室裡玩的幾個最要好的哥們,應該都是你的熟

人。怎麼樣?就當是在結婚之前,最後再放縱一次。哦,對了,屆時我還會帶一

個新人,給你一個驚喜。」陳彬說完,便開始等我的回答。



我猶豫了片刻,鬆口道:「讓我考慮一下。」



掛斷電話,我忽然覺得自己好賤。



陳彬、包括那些男人,至始至終只是把我當成一個玩物而已,而我卻還會因

為他們動心。



難道我真的就像陳彬所說的一樣,我是個欲求不滿的蕩婦嗎?還是一條喜歡

多人亂交的母狗?



嘟嘟,手機再次響起。



是陳彬給我發來了短信,告訴我派對的地址,以及派對開始的時間,他的這

一行為,好似已然料定我會去一般。



一下午的時間,我好像都在發呆。



大學裡的點點滴滴,仿佛一下子全部回憶了起來,在我的腦海裡回蕩。



「騷貨,肏的你爽不爽?騷屄和屁眼一起被肏的滋味怎麼樣?」



? ? 「來嘛,怕什麼,你不就是喜歡人多嗎?」



? ? 「哇靠,你們看那美女,居然在我們男宿舍樓的浴室裡洗澡……」



? ? 「原來她就是男寢公廁,外表清純,心底淫賤……」



? ? 嗯……不要……不要再想了……我不是……不是什麼男寢公廁……



那些事情都是陳彬逼我做的……



嗯……快點停止……停止……停止回憶……啊……啊啊……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竟然用手自慰了起來。



我分開著雙腿,用手指快速的揉搓著自己的陰蒂,一陣陣刺激的快感讓我全

身酥麻……手指伸進小穴,攪弄著陣陣夾緊的肉壁,濕滑的淫水,順著我的手指

流淌下來……嗯……好想要……好想有人插我……



我媚眼如絲,表情淫蕩的用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竟然有種渴望想要吸吮男

人的肉棒,盡情品嘗那腥臭的味道……我的右手配合著左手,同時的摳挖著自己

的浪屄和屁眼,想像著好似兩根雞巴,同時抽插我的肉穴……一起讓我滿足……

使我不斷的高潮……高潮……啊啊……忽然,我身子顫抖起來,雙手的手指驀然

間使勁的伸入陰道與直腸的深處,直至高潮的快感像電流一般竄遍我的全身……

啊啊……啊……到了……啊……嗚嗚……



我居然達到了潮吹,噴出的淫水灑了一地。事後,我身體酥軟的躺在沙發上,

舌頭舔著沾滿自己淫液的濕漉漉的手指……心裡打定了主意。



時過7點,我準時的來到萬豪酒店。



穿過酒店的走廊,我有種錯覺,仿佛自己穿越回到了大學時代,回到了那一

段激情四溢、無拘無束的歲月。



此時此刻的我,已然一改往日與未婚夫許亮在一起時清純的裝扮,而是讓自

己變成了一個十足的肉彈,一個可以粉碎所有男人理智的性感尤物。



就是不知道如果被許亮看見我現在的樣子,他會怎麼想呢?還會覺得我只是

他懷裡的一個嬌滴滴的、什麼都不懂的乖寶寶嗎?



叮咚,我按下了總統套間的門鈴。



劉勇從房間裡給我開了門,他上半身赤裸,露著一身結實的肌肉。



劉勇是陳彬最要好的兄弟,也是和陳彬一起第一次讓我嘗到3p滋味的男人,

並且我的屁眼,也是由他開發出來的。



「喲喲……瞧瞧這位大美女,是誰呢?我們認識嗎?」劉勇的態度總是玩世

不恭,而且喜歡和我開玩笑。



「走開。」我裝作不予理睬,想從他的身邊繞開。



劉勇卻是一把將我攔住,好像酒吧門口保鏢的樣子說:「不好意思,美女,

今兒這地不供外人開放,想進去,必須確認身份才行。」



? ? 「哼,敢刁難我,你要什麼身份?」



? ? 「男寢公廁。美女只要你有這個身份,你就可以進去了。」



? ? 我臉一紅,連身子也跟著發燙起來。男寢公廁,好久沒有從別人的嘴裡聽到

這個四個字,我在感到羞臊的同時,又有一種莫名的刺激。



不過我對此,已然做好了準備,對於他所要的身份證明,更是不慌不忙。



我給了劉勇一個羞澀的笑容,然後在他眼前掀起了自己的短裙,而我的短裙

下面,卻是沒有內褲遮掩,肉色的連褲絲襪包附著我光溜溜的翹臀,身前的三角

地帶更是剃光了陰毛,飽滿白嫩的恥丘上,赫然用油性筆寫著一行鮮明的小字,

男寢公廁。



劉勇一怔,似乎也沒想到我會來這一手,不過他的褲襠卻是毫無掩飾的鼓脹

起來,隨即,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充滿獸欲。



劉勇把我讓進房間,但是他沒有讓我走進內室,而是在房間的走廊上和我肏

了起來。



他雙臂抱住我的腰,把我舉到半空,然後讓我的背貼住牆壁,雙手順勢托住

我的屁股,我的絲襪長腿則靈活的盤住他的粗腰,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



劉勇用嘴與我激情的濕吻,從褲襠門徑裡沖出的雞巴,一下插進了我濕膩溫

熱的騷屄,隨即,一下一下用力的往前挺腰,用他的大雞吧狠起我的浪屄,插得

我的身子劇烈的嬌顫,屁股一顛一顛的,好像坐著轎子,屄裡的淫水順著他的雞

巴抽出,直往外冒……



? ? 「劉勇,剛才是誰按門鈴?是不是蕭雅來了?」屋子裡面傳來陳傑的聲音。



他在大學裡,和我是同班同學,很早以前在我剛進大學那會,他還追過我,

不過沒有被我看上。



當時的他,似乎把我奉為女神,每次見到我的時候,都表現的好像一個靦腆

的小男生。



直至後來,我和陳彬談了戀愛,我在男生宿舍樓裡的名氣,漸漸傳開以後,

陳傑依然相信我如往日般純潔,對我有著愛戀之心。



只不過這愛戀之心,最後還是被我淫蕩的事實給粉碎了,那一天,陳傑親眼

看見了我在男寢室三樓的浴室裡和兩個學長一起3p,至此他也在崩潰的情緒中

加入了進來。



那件事以後,陳傑對我的態度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不單看我的眼

神裡不再有那種暗戀之情,更多的則是變成了一種輕蔑,就連班級裡,在上課的

時候,他也會對我施加淫辱。



就比如有一次考試,他要我幫他作弊,在考試的時候,要我把答案寫在紙條

上傳給他,而那傳紙條的方式,卻是要我把紙團先塞進屁眼,然後用屁股遞給他。



說是這樣做的話,老師絕對不會發現,就算有所察覺,也不敢輕易去查,因

為就算是女老師,也不敢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去翻看一個女學生的裙底,更別

說是屁眼了。



但是這樣做的方式,卻把我苦透了,也讓我緊張和羞恥壞了。



那天考試的時候,我把答案寫在紙條上,儘量捏成一小團,然後儘量縮小動

作的把手伸進裙底,在老師和同學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快速的抬起屁股,將紙團

塞進了屁眼。



繼而,撅起屁股,把屁股向後挪去,直到後排的陳傑意識到我遞來的屁股,

把我的裙子掀起一角,用手指將紙團從我的屁眼裡摳了出來。



跟著,我便想縮回屁股,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有一根硬硬的東西,

插進了我屁眼,然後又是一根,再是一根……一連插了五根有餘,把我的屁眼撐

開成了一個圓洞,而我對此卻毫無阻止的能力,只能任由陳傑的玩弄。



等到考試結束,交上考卷時,我的屁眼已然成了陳傑的鉛筆盒,裡面被塞滿

了各式各樣的文具,甚至連長長的鉛筆盒也被塞了進去……



? ? 幸好,男宿舍樓裡雖然上過我的人很多,但是他們都不像陳傑一般,對我有

過長期的好感與感情,不會因為情感上的扭曲,而在平時、在宿舍樓外也對我施

加淫辱,甚至糾纏不斷。



房間的走廊內,我對劉勇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示意他不要吱聲,讓陳傑知

道我已經來了。



以此,我竟然和劉勇有一種在偷情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我非常受用。



我緊緊的摟住劉勇,同時吸氣夾緊陰道,耳邊只聽見一連串「啪啪啪啪」的

悶響,肉與肉之間相互用力的碰撞的聲音,直至在這聲音重重響過數十下之後,

劉勇肌肉鼓起,雙手掐緊了我的屁股,把一泡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了我的騷屄。



「嗯嗯……」他的精液燙的我渾身直顫,還有他膨脹到極點的一震一震的雞

巴,都讓我身體感覺好似過電般的激蕩,與此同時,我也達到了高潮,就在忍不

住將要叫出來的時候,我一口咬住了劉勇的肩膀,在他肩膀之上,留下了兩道深

深的齒痕。



劉勇呼呼的喘住粗氣,然後依依不捨的把我小心的放了下來,等我的高跟鞋

落回地面時,我才發覺腳已經麻了,還有一種酸軟的感覺。



胯間的蜜屄也是張開著小口,卻沒有精液流淌下來,似乎都被子宮吸收了一

樣,只是陰道裡面癢癢的,好似劉勇的精子,繞有活力的在我身體裡橫衝直撞,

要我的卵子和它們結合。



可是人家不能讓你們得逞……人家還有老公……想到這點,我不由得覺得對

不起許亮,但是這個念頭,很快被我暫時放在了一邊,因為我已經想好了今晚要

徹底的放縱,然後在以後的日子裡,乖乖的做一名清純玉女,守在許亮的身邊,

再也不去理會陳彬,和那些色色的事情。



「劉勇你過來,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你說。」



我湊到劉勇耳邊,小聲和他說了幾句,要他和我一起合計著捉弄一下陳傑,

聽的劉勇一臉壞笑。



跟著,我們打定主意,先在走廊裡面假裝吵了起來,啪的一聲,劉勇響亮的

拍了一記手掌,同時哀嚎一聲,好像被我扇了一記耳光。



果然,喜歡好事的陳傑,第一個從裡屋跑了出來,眼神奇怪的看著我兩。



劉勇真會演戲,用手捂著臉頰,好似真的被我打了一樣。



「怎麼了這是?」陳傑小心翼翼的問道。



而我卻絲毫當做沒有看見他,裝作情緒激動的樣子,指住劉勇的鼻子,大聲

道:「再敢對我動手動腳,我還要請你吃耳光。」劉勇則裝出苦逼相,看著我一

句話也不說。



一邊的陳傑,似乎被我的氣勢所震懾,好像心裡在想,我怎麼從一個淫娃蕩

婦,變成一個貞潔烈女了?不過事實我們幾年沒見,他也真的不好判斷,說不定

我就變了呢?這誰知道呢。



陳傑臉上漸漸有了當年最初看到我時,那般見到心儀女神般的神色。



陳傑道:「蕭雅,你別生氣了,我相信,劉勇不是故意的。」跟著他對劉勇

道:「你快點跟蕭雅道歉,不然我也不饒你。」



? ? 劉勇似乎想笑,但是他兀自強壓了下來,繼續配合演戲,和我道了一聲歉。



而在場的其他幾人,卻似看出了端倪,顯然我此時此刻的打扮,哪有半點貞

潔烈女的形象,要說是出來賣屄的妓女還有幾分相似。



上衣寬大的領口不去提,裡面卻是連奶罩也沒有,一對巨乳的輪廓,以及乳

頭翹起的形狀,如果不是瞎子,都應該看得一清二楚。



下半身的短裙,更是短的幾乎蓋不住屁股,兩條絲襪大腿的內側,還隱隱的

有幾行水漬,這難道不像淫水的痕跡嗎?



我看這些端倪,除了陳傑觀察不到以外,其他人都應該有所察覺。



再看劉勇的樣子,已然快要笑出了聲。



這時,董韓從幾人中走了出來,他二話不說,一把掀起了我的裙子,然後在

我的驚呼聲中,所有人都看見了我剃光陰毛、恥丘上寫著「男寢公廁」的、水盈

盈的騷屄,以及塞在我屄裡的、那只露出半截在外面的酒店一次性拖鞋……



(下篇)



酒店房間,多男對一女的大戰就此展開。



「好啊蕭雅,你敢蒙我,幾年不見,我以為你變矜持了,想不到比以前還要

賤。」



? ? 陳傑和兩個男人一起把我夾在當中,好似把我夾成了一個三明治,我感覺自

己的靈魂,都被他們填滿了。



陳傑騎在我的背上,雙手扶著我的腰,肏著我的屁眼,其餘的兩個人,一個

一面揉我的奶,用手指夾我挺起的乳頭,一面用雞巴插我的浪屄,另一個則由我

為他口交。



我的香舌在他的龜頭上靈活的打轉,呻吟著回答陳傑說:「開個玩笑嘛……

當年你看上我的時候……不就喜歡我清純的樣子嘛……啊……」



? ? 陳傑聽見我的話,卻是肏的更加大力,我能感覺自己屁眼裡面的嫩肉,都被

他肏翻了出來,還帶著一股股的體液往外湧,刺激的我往後聳起屁股,讓他的雞

巴把我翻出的嫩肉再次頂回屁眼。



「當年我瞎了眼,看上你這條母狗,早知道就應該直接把你強姦了。」



? ? 陳傑一面說著狠話,一面更加賣力的肏我,下下猛烈的撞擊我的屁股,合著

另一根肏我浪屄的雞巴,發出一連串「撲哧撲哧」的水聲,與肉和肉相碰的「啪

啪」聲。



「啊啊……啊啊……好爽……啊啊……」



我在他們二男同時的猛幹下,已經無力去顧及與陳傑對話,而是被人捏住了

鼻子,張開小口,被一根雞巴直接捅進了喉嚨,做起了深喉,口水混著腥臭的體

液,從我的嘴角拉成絲線滴落下來。!



很快的,我便達到了高潮,一種與老公做愛絕對不可能有的、絕頂的高潮。



她感覺自己的整個人都好像淹沒在了肉欲裡,渾身的每一根神經都受到了刺

激,全身的毛孔也仿佛全部張開了。



雙手被陳傑抓在了背後,我則是用膝蓋頂著床面,翹起兩隻絲襪腳,在半空

中繃直著,不停的顫抖……直到一股淫水從我的屄裡噴射而出,我的身子像被拋

到岸上的鯉魚般,一陣亂抖。



等三個男人依次在我的肉屄、屁眼和小嘴裡射精之後,陳傑拍了下我的屁股,

示意可以換人了。



我趴在床上躺了一會,跟著便被董韓拉了起來,二話不說便把雞巴往我嘴裡

塞了進去,而後兩個男人則是貼到我的身邊,依次把肉棒插進了我的騷屄和屁眼,

再一次填滿了我的肉洞。



「蕭雅,你是不是很久沒有被這樣玩了?屁眼比以前緊多了。」張松一邊在

背後幹我,一邊調侃我道。



「看來你老公不會玩你啊。」董韓捏著我的下巴,慢慢的將整只雞巴插進我

的嘴裡,直至龜頭都撞開了小舌頭,頂進了我的喉嚨。



「哦哦……」我泛著幹嘔,但是兀自忍住了,等他雞巴拔出的時候,立刻用

舌頭卷住了他硬硬的龜頭,並用舌尖挑逗著他的馬眼。



董韓一臉受用的樣子,似乎對我的口技很滿意,「蕭雅老實告訴我們,這些

年,你除了和你老公做以外,有沒有在外面偷過腥?」



? ? 我搖頭道:「沒有。」



? ? 董韓似乎對我的話不是很信,他懷疑道:「那你這男寢公廁怎麼得到滿足?」



? ? 我羞恥道:「自慰。」



? ? 董韓一聽就笑了,說:「吃慣了大餐,換成小竈,肯定不滿足。難怪陳彬說

你一定會來,看來還是他最瞭解你。」



? ? 董韓提起陳彬,我才想到,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見到他人,他人呢?這不是

他搞的派對嗎?



這時,坐在旁邊的李涵,走過來握住了我的一隻絲襪腳,我知道他喜歡玩女

人的絲襪腳,所以配合的收攏腳趾,彎起腳心,讓他一口含住我深肉色的襪頭,

嘴裡卻是呻吟著疑惑的道:「陳彬人呢?」



? ? 「他去接人了,晚點就到。」李涵一面說著,一面一臉陶醉的聞著我腳底心

的香味,然後伸出舌頭,舔起了我的絲襪腳趾。



嗯嗯……好癢……



李涵的話,讓我想起了陳彬和我說過要帶新人來玩的事情,還說這新人是給

我的一個驚喜,不知道會是誰呢?



本來三男一女的戰局,現在變成了四男一女,最後又有一個人加了進來,要

我用手來給他服務,於是便變成了五男對一女,搞得我都有些應接不暇了,但是

我的樣子,卻好像一條掉進肉鍋裡的母狗,開心的搖著浪臀。



不知道為何,我忽然有種很奇怪的念頭,心想,現在自己的這幅模樣,如果

被許亮看到,他會怎麼想?是氣的走開,還是會像當年喜歡我的陳傑一般,加入

進來,對我又愛又恨。



漸漸的,我因為這個念頭而覺得越來越刺激,好像此時此刻,真的就在老公

的面前,與難麼多男人做愛一樣。



隨即,一種極度羞恥與墮落的情感湧上心頭,使我猛然間達到了高潮……陰

道與屁眼拼命的夾緊肉棒,感受住比之前成倍的快感,一股熱流從我的小穴之間

噴湧了出來。



嘟嘟……手機的音樂從我的包裡響了起來。



陳傑好奇的幫我從包裡取出了手機,隨即看見來電顯示後,露出了一絲邪笑。



他把手機遞到我的面前,我一看之下,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人也從高潮之中

清醒過來。



這電話正是未婚夫許亮打來的。



陳傑問我,「要不要聽?」



我連忙叫身體周圍的男人停止動作,然後從陳傑手裡拿過手機,接起了電話。



「喂……老公……嗯……」



我儘量平復語氣,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顫抖,但是此時此刻的氣氛,加上

周圍的這些男人,還有插在身體裡面的肉棒……讓我幾乎控制不住,要呻吟出來

……嗯……



? ? 「寶貝,你現在在幹嘛?」



「我……我……我在單身派對啊……嗯……」



「單身派對?」



「對啊……和我的小姐妹們在一起……」



陳傑聽到我的話,臉上露出一絲邪惡的微笑,跟著竟然一把掐住了我的乳頭,

並且向外生生的拉長了一節。



啊……我刺激的倒吸一口涼氣,張大嘴巴,發出無聲的哀叫。



其他的男人看見陳傑的行為,似乎都不約而同的找到了一個欺負我的好時機,

並對我紛紛動起手來。



啊……不要……我拼命的搖頭,想要阻止,但是明顯的我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們其中一人抓住了我的手,然後身後兩個男人一起把肉棒捅進了我的兩個

蜜洞,隔著一層薄薄的肉壁,同時摩擦著我的肉壺和屁眼。



「不要玩的太晚,早點回家休息,明天還要忙一天呢。」



? ? 然而在許亮關心我的同時,身後的兩個男人對著我一頓猛插,插得我臀浪叠

起,發出一連串啪啪啪的脆響,四濺開來的淫水,滴的到處都是。



我再也克制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



「怎麼了?」許亮聽見我的淫叫,擔心的道。



我急忙解釋說:「沒……沒什麼……他們……他們合起來欺負我。」



? ? 許亮沒有多想,還帶著笑意說:「想不到除了老公欺負你以外,你還會被女

人欺負,說說,他們怎麼欺負你了?」



? ? 我嬌嗔道:「你壞死了……難道……你喜歡我被人欺負啊……嗯……」



? ? 「說說,他們怎麼欺負你了?」



? ? 「他們……他們……在用東西戳我。」我臉頰發燙,全身發燒,呻吟的道。



許亮好像以為我是在故意挑逗他,大概是覺得我呀和他玩電話激情,他道:

「戳你?戳你哪裡了?是不是戳你的騷屄……」



? ? 聽見許亮的話,我立即裝出嬌羞的樣子,說:「你好壞,不和你講了。」



? ? 但是事實,許亮又怎麼會知道,我這個在他眼底裡害羞的新娘,現在不單被

人捅了騷屄,還被人幹了屁眼,甚至還在和他說話的時候,不時的含一口別人的

雞巴,讓別人的雞巴把我的小嘴填滿,嘴巴裡都是雞巴留下的腥臭的味道。



「好了,不和你多聊了,等玩好了,早點回家吧,不然,明天的婚禮要沒精

神了。對了,要不要我來接你?」



? ? 「不用了,你早點休息吧,一會我打車回去,沒事的。」



? ? 「親一下,掛線了。」



? ? 「嗯……嗚……」



我對著電話想發出親嘴的聲音,可是董韓卻把陽具強塞進了我的嘴裡,使我

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隨即他一陣猛插,將一泡濃精灌進我的喉嚨,使我不得不

咽下肚子。



身後的兩個男人也是一同發力,將我肏的身子狂顫,繼而將他們的精液全部

射進了我的身體……連李涵也把精液射在了我的絲襪腳上,還有我用手擼的那根

雞巴,將噴射的精液,淋在了我的臉上。



「老婆……掛咯……」



? ? 電話那頭的老公對我依依不捨,陳傑卻是搶過我的電話,在我耳邊小聲的道:

「讓他聽點特別的聲音。」



? ? 說著繞到我背後,不顧我的反對,把我的手機往我撅起的屁股裡塞去,隨著

「吱吱」的水聲,手機撐開我的菊眼,慢慢的滑入了我的直腸,直至被我收緊的

屁眼一口吞沒,信號完全消失。



房間裡開著冷氣,可是我卻仿佛站在烈日之下汗流浹背,身上、臉上更是沾

滿了男人的體液和精液。



他們把我綁在了椅子上,陳傑脫下他的內褲,套在我的頭上,同時蒙住了我

的視線,而我則面朝著椅背,身子前傾,向後撅著屁股,手自覺的背到身後,將

手指口摳進自己的屁眼,好像自己的手指被腚眼夾住了一樣。



劉勇、陳傑、董韓、李涵等人,要和我玩一個遊戲,一個猜謎的遊戲。



陳傑說:「還是老樣子,猜我們的雞巴誰是誰的,猜對了獎勵你吃精液,猜

錯了,就往你屁眼裡塞東西,如果屁眼塞滿了,就往你的騷屄裡填,小心不要被

撐破咯。」



? ? 聽到陳傑最後的一句挑釁,我則是淫蕩的舔著嘴唇,裝出狐媚的樣子說道:

「來嘛……就怕你們的精液不夠吃呢……」



啪一記脆響,不知是誰解下皮帶,驀地用力的抽在了我的屁股上,抽得我的

臀肉一陣激顫,同時一瓣臀肉也是感覺火辣辣的痛。



但是我這種痛卻沒有讓我感到害怕,反而發騷的扭著屁股,把屁股翹的更高,

好似犯賤的還想要被鞭打……「啪的」又是一記。



「啊!」這一記明顯比上一記抽的更重,而且還抽在了臀部的當中,前端的

皮帶重重的落在我的騷屄上,只感覺一陣火燒般的痛楚直入屄芯,屁股的肌肉不

由得一下繃緊,隨即陰道一陣收縮,一股熱流從我的兩瓣陰唇之間噴湧了出來,

全部打在了地上。



啊……我感動一陣羞臊,居然當著那麼多男人的面,失禁的尿了出來,但是

同時,我又感覺好爽,感覺自己好像一條任人虐玩的母狗。



真希望我的老公也能這樣天天玩我,讓我的身體得到滿足,但是想想又不禁

覺得失望,許亮只會愛我和溫柔的對待我,他哪裡知道,我其實是一個外表清純,

內心卻是騷浪無比的賤貨。



嗯……老公,不知道你睡了沒有?明天就要和你結婚的新娘,現在正被那麼

多男人一起調教著……他們還要和我進行各種下流的遊戲……嗯……老公……



? ? 「好了,開始吧。」陳傑說著,便把他粗壯的雞巴插進了我的嘴裡,我則馬

上伸出舌頭,順著龜頭一直舔到了棒身,然後直到睾丸,將整根雞巴都吞進了嘴

裡……等到陳傑抽出雞巴以後,他用龜頭蹭了蹭我的嘴唇說,「記住了,這是我

的。」說完便換上了下一個男人,我則是一一把他們陰莖的形狀記在了心裡。



「蕭雅想好了沒有,這根是誰的雞巴?」董韓問我道。



我思考片刻,張開口又含了一遍面前的雞巴,然後用舌頭舔著馬眼說:「是

李涵的。」



? ? 「操!居然猜對了。」董韓好像不敢置信的道。



我則是得意把舌頭伸長了,翹著舌尖說:「給我精液。」



? ? 不一會,李涵便把擼出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小嘴,我則似品嘗瓊漿玉液般,慢

慢的咽了下去,然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角,把殘留在嘴角的精液,也一點不

剩的刮進小嘴。



「再來。」陳傑好似對我的勝局很不滿意。



就在這時,我聽見外面有用門卡開門的聲音,很快的,兩個男人的腳步傳了

進來,然後便聽見他們來到房間的聲音,和房間裡的人分別打了一聲招呼,最後

又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我聽出其中一人是陳彬,但是另一個人我只覺得聲音有些耳熟,卻一時想不

起來是誰,不過因為他的加入,我不禁感到害臊起來,心裡只希望不要是明天參

加婚禮的人就好,想到這裡,我又開始覺得自己好賤,如果我不來這,不是不會

有這點擔心嗎?



? ? 然而回過頭想想,如果自己再有一次選擇的話,還是會來的吧,因為太久沒

有得到滿足的身體,已經淫癢難耐,不被男人狠狠調教的話,就要石化了……算

了,不要管那麼多了,無論是誰,既然來了,那就來吧。



「喲,已經開始玩遊戲啦,看來都爽過一遍咯。」



? ? 陳彬看我此刻的狀態,便知道發生的一切,他對此瞭若指掌的原因,正因為

我們在大學裡的時候,幾乎每週都會經歷此刻一般的場景。



「讓我看看,到現在為止猜錯了幾個?」



? ? 他說著,繞到了我的身後,目的便是檢查我的屁眼,看看裡面有沒有塞了什

麼東西,果然他在我手指扒開屁眼的瞬間,看見我的直腸裡面卷著一隻男式的臭

襪子,那正是劉勇的襪子,因為他的雞巴和董韓的實在太像了,所以我猜錯了。



陳彬道:「不錯,看來今天蕭雅戰鬥力十足呢,來,你也一起加入,別害羞,

這個女人你不是一直想上嗎?去吧。」



? ? 陳彬說著,好像還推了那個新來的人一把,將他推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則是在他慢慢拉下褲鏈,雞巴彈出褲襠的間隙間,聞著他雞巴的臭味,

順著那股味道,漸漸的用舌頭觸碰到了他發脹發熱的龜頭,直至伸長脖子,將他

的肉棒一口含進嘴裡,為他盡情的口交與服侍。



隨即,就在我張開口,想要將他的肉棒從嘴裡吐出的時候,他居然射了,精

液順著我濕潤的舌頭,迅速的滑入了喉管,「嗚嗚……」我沒有準備,差一點被

嗆到,但是我兀自忍住,用雙唇包裹住他的龜頭,讓他一滴不漏將精液宣洩在我

的嘴裡。



就在這時,陳彬幫我拿掉了套在我頭上的內褲,讓我看清了眼前的男人,而

我卻刹那間,整個人都僵在了當場,腦子裡更是嗡的一聲,好像炸開了。



「許……許……許暉……」



? ? 他……他……竟……竟然是許亮的親弟弟,而且還是明天的伴郎。



許暉的臉上帶著大男生般的羞澀與一絲歉意,說:「嫂子,我沒控制住,就

……就射出來了……不過我不知道,原來你……你真的是男人的公廁。」



? ? 我呆呆的看著他,隨即又把視線轉向陳彬,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陳彬……

告訴我……你……你怎會認識許暉……」



? ? 陳彬略一微笑,好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因為他在論壇,發了幾張你

洗澡時候的偷拍照,而我正好是那論壇的版主,所以就認識了。」



? ? 我想起來了,有一天下雨,我弄濕了衣服,在許亮的家裡洗澡,那天正好許

暉也在,而且還被他偷看到了……



? ? 「許暉,你……你怎麼可以……」



? ? 我心裡慌亂的同時,感到一陣又一陣鑽心的羞臊。



「姐姐,我喜歡你,你比我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迷人,而且還……還那

麼騷,那天你在洗澡的時候,我看見你在浴室裡自慰,外表那麼清純的你,居然

能把那麼粗的淋浴噴頭塞進肉屄,而且還用噴頭給自己灌腸,連屁眼也要被插,

所以我忍不住偷拍了你的照片,而且你應該知道我在偷看你吧,你自慰的原因現

在想來是因為受不了給我窺看的刺激吧,因為你是一個騷貨。但是姐姐你不要擔

心,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如果哥哥不要你了,那你就嫁給我,我不嫌棄你和這麼

多男人做過,我也像哥哥,不懂怎麼讓你滿足,我就愛你淫蕩的樣子,而且越賤

越好。」



? ? 聽著許暉的話,我不知不覺的流下了眼淚,同時心底裡深藏的、不願被觸碰

的結,也好像被解開了。



「許暉,來插姐姐的騷屄,姐姐要你……嗯嗯……」



? ? 許暉聽見我的話,用力的點頭,好似在高興我接納了他。



許暉跑到我的身後,很快擼硬自己的肉棒,插進了我濕滑、淫熱的蜜洞……



? ? 陳彬則毫不客氣的揪起我的硬挺乳頭,道:「送你的驚喜喜不喜歡?」



? ? 我喘息著感謝道:「謝謝你的單身派對。」



? ?? ?? ? ************



? ? 婚禮的樂曲在大廳裡回蕩,我穿著潔白的婚紗,走在紅色的地毯,望著眼前

白色西裝的許亮,與他身邊不遠處黑色西裝的許暉,將純潔與淫亂的自己一起嫁

給他們。





? ?? ?? ?? ?? ?? ?? ?? ?? ?? ? 【完】